黑岩网 > 爱情十面埋伏 > 201 谦谦君子难自持

201 谦谦君子难自持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渡劫之王天下第一万族之劫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黑岩网 www.heiyan.us,最快更新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

    晚上本来想早走一会儿,可是Lily转了一个紧急的电话会议给我,是关系到下季度新订单的,于是不得不集中精神开会,等到走出写字楼大厦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猛地想起许君延说过会早来接我,心里一急,忍不住一路小跑着向停车场跑去。

    熟悉的背影映入我的眼帘,暗黄色的灯光下,许君延高大的身躯隐在黑色的风衣里,他一手抄在裤兜里,一手夹着烟,他脸上的表情淡定而又从容,出众的外表和昂贵的跑车为他赢来了极高的回头率,写字楼里出来的小姑娘们纷纷把视投向他。

    这一刻,我的心里还是小小的得意了一下,这个魅力非凡的男人,纵然有那么多觊觎的目光盯着他,可是我的心里却不觉得一丝慌乱,因为我知道他对我的爱有多么的热烈多么的深沉,尤其是经历了最凶险的考验之后,我更是百分百的信任他。

    我轻手轻脚地靠近他,然后飞快地伸出手蒙住了他的眼睛,可是不等我开口,他就转身把我拥入了怀中。

    手心感觉到他浓长的睫毛轻颤,耳畔响起他低沉的笑声,他的吻落下来,轻的向春日里和煦的微风,柔的像簌簌落下的花瓣。

    "怎么不按常理出牌?至少要猜一猜我是谁吧?"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一瞬间好的像雨过天晴,我拿下双手,攀上他的脖子。

    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语气好像在撒娇,有些尴尬,有些茫然,情不自禁地想后退,却又被他的手带着更贴近他的胸膛。

    隔着薄薄的衬衫,似乎能听到他砰砰的心跳声,鼻息里是淡淡的烟草味道还有属于他的独有的味道,我仰起头凝视着他,他的眼神深情而又

    专注,暗淡的光影下,他的五官显得柔和而又迷人。

    "小傻瓜,除了你,我不会让任何人靠我这么近!"他凑在我的耳边小声说着,说话间,他炽热的气息若有若无地拂过,让我心头不由地轻颤。

    语言似乎变得多余,我踮起脚尖,主动吻向他的唇。

    许君延的眼眸里浮起一抹异样的光彩,紧接着我突然觉得脚下一腾空,他竟然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把我抱了起来,然后热烈地回吻着我。

    于是我和许君延仿若热恋的情侣一般,旁若无人的秀着恩爱。

    我们去了临江路的一家景观餐厅,透过360度的全景玻璃窗,我看到远处的星光点点,夜景璀璨,然而坐在我眼前的男人,那一双黑亮的眼眸,却比夜空中最亮的星星还要璀璨。

    没有喝酒,心却醉了,醉倒在迷人的夜色里,醉倒在比酒还浓的爱意里。

    饭后,许君延履行诺言送我回去,车沿着临江路缓慢地行驶,望着江边的夜景,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幕幕往日的画面。

    我想起许君延在江边为我挡下的一刀,我想起在黑暗阴冷的蓄水池里他抱着我鼓励我坚持下去的情景,我想起在生死攸关的时刻他总是把生的机会让给我。

    他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男人,他的爱来的猛烈却又深沉,在我能回忆起的所有旧日时光里,他说过的情话并不多,可是每一次却都让我刻骨铭心。

    想的越多,心里越乱,我虽然不再抗拒许君延的靠近,可是我却真的不想再草率地跟他马上复合。

    我们虽然没有离婚,可是我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我们之间的感情确实曾经破碎过。

    有一些东西,不去想,并不代表不存在,不管是我还是许君延,我们其实都刻意回避了一些谁都不愿意面对的话题,比如小诺诺,比如邵亚,比如……

    当人们沉浸在柔情蜜意中时,谁会愿意提起沉重而又压抑的话题呢?我和许君延,也不过是俗人而已啊!

    "老婆,你打算在南区住到什么时候?不如过几天我让人把市区的公寓收拾出来,你可以搬过去,上班会近一些!"许君延一边开车,一边语气淡然地说着。

    有些措手不及,再一次体会到男女思维的差距,在许君延看来,我可能已经重新接受了他,他大概觉得我们可以马上回到从前;可我心里清楚,无论我答应过他什么,我并不想操之过急,说重新开始也好,说不离开他也好,我只想一点一点地在自己可以承受的节奏范围之内缓慢地进行。

    不是不爱,只是爱怕了,变得有些怯懦,有些犹豫。

    也许是随着年纪的渐渐增长,考虑的似乎也越来越多了。

    我记得某本小说里说过,女人成熟的标志就是学会思考,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否算是成熟,可我的确比以前想的更多了。

    "我想一个人多住一阵子!"我轻轻地摇头,刻意把"一个人"咬的重,"而且我搬过去的话,你也不方便。"

    "我可以继续住在世外桃源。"他脸上的表情非常平静,语气也是淡淡的。

    他还是顾及到了我的感受,有一瞬间的踌躇,但是最终还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语气不自觉地急燥了几分,"你别逼我,好吗?"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抿紧了唇,车缓缓地停在路边。

    他摘掉安全带,然后转过身直视着我,"老婆,我不是在逼你,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想每天睁开眼睛都能看到你,想伸出手都能触碰到你,我曾经差点儿失去你,那样的感觉,我真的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让我们像从前一样,好吗?”他的手轻轻抚上我的脸颊,语气也愈加温柔。

    ”我知道,我也想……”我避开他灼热的视线,有些言不由衷地说着,”可是我不想太快,我想慢一点,我觉得我和你都需要时间!”

    许君延的手僵了一下,指尖的温度似乎瞬间凉了下来,片刻之后,我听到他冷静而又平和的声音,”我懂了,我会慢慢来。

    接下来的气氛变得有点微妙,许君延重新开车上路,只是他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许多,而且一路上他双手握着方向盘,甚至都不再握着我的手。

    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失落,可是想想还是不想妥协,也许保持一定的距离,才能让我和他都能看清自己的心吧!

    车开到楼下,许君延帮我拉开了车门,本以为他会说送我上去,可是他却一本正经地跟我说了再见,然后又说明天早上会在楼下接我,完全没有任何要”登门造访”的念头。

    他这么快速的转变,还真让我挺凌乱的,望着远去的红色跑车,我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许君延像恋爱中的情侣一样,每天他接我上下班,一起吃晚饭,饭后再把我送回家。

    在所有动情的时刻,我们会拥抱会亲吻,只是彼此似乎都克制住了最后的冲动,反正许君延的表现简直像谦谦君子,甚至从不把我送上楼。

    可是谦谦君子归谦谦君子,他时不时的类似于撩\拨我的小动作又是怎么回事?

    动不动就是法式湿\吻,却又总在我吻得投入的时候退开;衬衫的扣子总是扣到最顶端,却又总是当着我的面一颗一颗解开,还有他的手指,宛若施加了某种魔力一般,当他轻抚我的脸颊、轻抚我的脖颈时,我心里的小火苗仿佛瞬间就燃了起来。

    对我的种种疑惑,何榛榛抛出了八个字--谷欠求不满,需要滋润。

    "已经滋润过了,再滋润就涝了!"我摇着头说。

    何榛榛噗嗤一笑,"三十如狼,知道不?"

    "我还没三十呢!"我心虚地反驳。

    "快了,越接近越如狼!"何榛榛毫不客气地说。

    "所以你的意思是许君延是故意的?故意诱\惑我想让我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我有些茫然地说。

    "其实我觉得关键还是你,毕竟旱了太久,好不容易被滋润了一次,大概就……"何榛榛盯着我,然后猛地一拍桌子,"食髓知味,对,就是这个意思!"

    "食色,性也,你也别觉得不好意思,再说了,那一晚你不是已经跟他大战三百个回合了吗?"何榛榛端起咖啡杯,冲我挤眉弄眼。

    可是何榛榛并不知道,那一晚我根本没有任何心情,当我听她说药拿错了的一刻,脑子已经完全瘫痪了,当我冲进浴室看到许君延泡在浴缸里撞墙的一瞬间,我的呼吸都差点儿停滞了。

    有时候,性是表达爱的一种方式,可是有时候,性也是宣泄情绪的一种方式,而且无关性别。

    那一晚,我的情绪濒临崩溃,我甚至想过,只要能救许君延,我愿意做任何事,哪怕是丢下所有的自尊,哪怕是毫无廉耻。

    "别担心,我托人给露露在她老家介绍了一份工作,上周她已经回去了,所以……"何榛榛迟疑了一下,语气坚定地说,"就当从没有发生过,以后连想都不要想!"

    "谢谢你,小榛子!"我感激地握住了她的手,心里却是依然的惆怅。

    和何榛榛喝完咖啡之后,本来还想去一起逛街,可是Lily的电话却打了过来,问我下午方不方便早点回去,说是有大客户在等我。

本站推荐:秦城苏婉小说陆峰江晓燕孽欲青春都市隐龙叶辰叶尘池瑶叶辰萧初然小说叶辰肖雯玥叶尘池瑶小说顾芒陆承洲神婿叶凡

爱情十面埋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黑岩网只为原作者黄孑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孑然并收藏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