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网 > 爱情十面埋伏 > 193 你去找别的女人

193 你去找别的女人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渡劫之王天下第一万族之劫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黑岩网 www.heiyan.us,最快更新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

    ”还有啊,许太太,能不能拜托您别告诉邵总啊?两家都不好惹,唉,我也不过是个打工的,还请您体谅一下!”

    ”律所也不是你们一家,你不接我可以去找别人!”我强忍着心头的愤懑冷冷地刷下一句话,紧接着不等方律师说什么就挂断乐电话。

    其实就算他不说,我也不会告诉邵亚,因为那天的事,我一直觉得内疚,甚至不知道再怎么去面对邵亚,而且潜意识告诉我,邵亚牵扯进来的越多,许君延就越不会放过我。

    理了理思绪,我找出以前上班时保存的几家律所的联系方式,开始一家一家的打电话过去问,结果对方一听到我的名字,就马上问我是不是正清许总的太太,令我恼怒的是,在得到我的肯定答复后,所有律所都毫无例外地拒绝了我。

    甚至还有以前打过交道的律师直言不讳地告诉我,别说是他们知名度高的律所,就算是普通的律所,大概也不愿意接我的案子。

    ”正清的势力大,许总的人脉又那么广,一环扣一环,沾衣带水的关系说不清,谁会愿意因为一个离婚案子惹上麻烦呢?”说到最后,对方索性抛出了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的理论,气的我直接挂了电话。

    折腾了一上午,费了不少口舌,最后却还是一无所获。

    心情烦躁的无以复加,最后只能安慰自己大不了去外地请个律师回来,我就不信许君延还能一手遮天了。

    想约何榛榛一起吃午饭,可是电话一接通,何榛榛就噼里啪啦地一通骂,什么许君延不是东西、卑鄙无耻之类的,我以为她也听说了许君延不让律所接我案子的消息,刚想开口,又听她气呼呼地说,”小蓉蓉,你别担心,我跟我表哥说了,就算公司倒闭,也不去求他!”

    ”倒闭?什么意思?”我突然反应过来,马上追问道,”许君延是不是开始对付义诚了?他干了什么?”

    ”你还不知道?”何榛榛低低地骂了一句,然后语气带着一丝懊恼,”算了,反正早晚都是瞒不住你的!”

    紧接着,何榛榛告诉我最近义诚的客户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取消订单,程义问起原因,个个都是吞吞吐吐不肯说,最后一个老客户私下里告诉程义说是不想得罪正清的许总。

    因为许多订单已经是下料生产阶段,客户取消就意味着要支付大量的违约金给生产厂家,而且还面临着以后被厂家拒绝合作的风险,所以程义最近忙着到处救火,忙的焦头烂额。

    我心里明白,赔偿款涉及到大量的现金流动,在未收回货款的前提下,不断地支出现金流会极易让公司的运转陷入困境,所以倒闭不是说着玩的。

    心情沮丧到极点,连日来燃起的希望和自信就像一个刚刚吹起的气球似的,被锐利的针尖扎的一点一点地瘪下去。

    一丝一丝的恨意涌上心头,恨那个人不肯罢手,恨那个人苦苦相逼,恨那个人…

    情绪翻滚着,恨意扩散,渐渐转化成不可遏制的愤怒,而愤怒,给我的大脑下达了最直接的指令。

    挂断电话,我毫不犹豫地拿起包,直奔正清的写字楼大厦。

    不等可可给我开门,我就拿出自己以前的员工卡按了门锁,然后冷着脸往里走。

    众人大概见惯了我以前亲和的形象,见我现在这么气势汹汹的样子,一时间竟然没人敢过来打招呼。

    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苏若站起来,犹豫着想开口跟我说些什么,我抬手止住了他,然后径自冲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带了情绪,急于宣泄,手下动作难免急燥,关门的声音很大,大的甚至让我自己的耳朵都振了一下。

    可是眼前的男人却头也不抬地对着电脑,像是对我的到来恍若未知。

    烟灰色的衬衫勾勒出完美修长的曲线,扣子一直扣到最顶端,袖口挽的严丝合缝,唯有一双修长漂亮的手在眼前快速地跳跃着。

    这双手,曾经轻而易举地抓住过我的心,最后又毫不留情地击碎了它。

    我的视线别开,深吸一口气,昂首挺胸地走过去,在他对面缓缓坐下,然后伸出手对准他的笔记本电脑,狠狠地按了下去。

    他抬头,神色淡淡地向我看过来,眼神平静地不起一丝波澜,显然对我的出现丝毫不觉得意外。

    然而他这幅淡然自若的姿态,让我心里更是直冒火。

    我盯着他,语气冰冷,”许总,耽误你一点时间,我们谈谈吧!”

    他静静地凝视着我,几秒钟之后,他笑了一下,”谈什么?你和我之间,还有可谈的吗?”

    语气清清淡淡,透着从未有过的疏离,不似前些日子的温柔小心,他的姿态似乎骤然转变。

    我怔了一下,有些意想不到,紧接着却更觉得气恼,”你让律师拒接我的案子,你让客户取消义诚的订单,你说我找你谈什么?”

    话说的近乎咬牙切齿,可是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我真的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不是不想和他心平气和地谈,倘若可以,又怎么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他的视线落在我的手上,停顿了几秒,他突然抬起眼眸,坐直了身体盯着我,”也许还可以谈谈你这么急不可耐地跟我离婚是为什么?”

    他的语气是平静的,没有质问、没有愤怒,似乎不带一丝丝情感,甚至称得上是轻描淡写。

    然而这样淡然自若的姿态,却让我瞬间失控,就像是被人蓄意挑衅一般,一股无名之火在心头倏地蹿起来。

    我站起身,怒视着他,”许君延,你TMD别在我面前装!七个月大的孩子没了,害死他的人不是别人,是他的亲生父亲,是你,是你!”

    一瞬间,他的眼神暗淡了下去,他的唇轻颤了一下,最终又紧紧地抿在一起。

    ”我没办法再和你继续生活下去,我想过和你好聚好散,可你不听,你让我怎么办?”我的声音渐渐变得微弱,觉得无奈,更觉得疲惫。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我,语气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是,我是罪魁祸首,可我一直想弥补想赎罪!可你呢,你在最短的时间把我和小诺诺忘的一干二净,甚至已经和别的男人开始新的生活了,你又比我高尚多少?”

    ”我没有!”我气急败坏地大喊着,”我没忘,我也没跟任何人在一起!”

    一瞬间,他的眼眸里浮起稍纵即逝的喜色,我突然觉得挫败,似乎又中了他的圈套。

    双手在桌面上撑的太久了,有些酸痛,垂下手腕,我疲惫地望着他,”许君延,我真的累了,我不想再和你玩下去了!今天我不是来求你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你阻挠我找律师也好,你对付义诚也好,我都不会改变主意,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我转身就走,手按在门把手上,背后突然一热,熟悉的男人气息顿时盈满了鼻腔。

    许君延的手从背后伸过来,他捏着我的下巴迫使我转过脸跟他对视,他俊朗的五官在眼前徒然放大。

    一刹那的茫然,紧接着唇上一热,根本来不及反应,他的舌已经闯了进来。

    双手被他按在背后,身体几乎完全贴在门上,他修长的腿顶住我,让我无法挣扎半分。

    下巴被捏的紧紧的,唇半张着,这个略显屈辱的动作让我又羞又恼;我奋力地扭动着身躯想逃离他的怀抱,可是他的胸膛却猛地往前,几乎严丝合缝地贴住了我的背部,我甚至能感受到他剧烈的心跳声。

    于是完全没办法反抗,只能任由他肆虐侵蚀;他吻的急迫而又猛烈,似乎带着浓浓的惩罚意味一般口及口允着我的舌,直到我因为疼痛而呜咽出声,他才温柔下来。

    然而就在他温柔的一瞬间,我的眼泪不由自主落了下来。

    他停了下来,紧接着把我转过去抱在他的怀里,熟悉而又温暖的气息将我包围,眼泪打在他的衬衫上,我感觉到他的胸腔似乎颤了一下。

    他一手摩挲着我的眼角,一手在我背上轻轻拍打着,如此熟悉的动作,仿若演绎着往日的甜蜜,只是早已物是人非。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泪终于止住,我抬起头,不管不顾地推开他。

    他盯了我几秒,高大的身躯缓缓向后退去。

    愤怒、委屈、羞恼,种种情绪在脑海里交叠着,我恨恨地盯着他,言语变得刻薄,”许君延,反正我们都要离婚了,我不介意你出去找别的女人,别把自己搞得那么饥渴!”

    ”不需要,反正我想要的女人会自己送上门来!”他慢条斯理地打量着我,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不等我开口,他突然再次靠过来,他的双臂撑在我的两侧,目光灼灼地盯着我,”我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了。”

    ”你……”我气的手抖,却又想不出反击的言语,正犹豫间,门外响起敲门声。

    我拉开门,慌乱中似乎撞到了人,可是我不敢回头。

    这一刻,我只想逃离。

本站推荐:秦城苏婉小说陆峰江晓燕孽欲青春都市隐龙叶辰叶尘池瑶叶辰萧初然小说叶辰肖雯玥叶尘池瑶小说顾芒陆承洲神婿叶凡

爱情十面埋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黑岩网只为原作者黄孑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孑然并收藏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