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网 > 爱情十面埋伏 > 166 厚颜无耻的男人

166 厚颜无耻的男人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渡劫之王天下第一万族之劫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黑岩网 www.heiyan.us,最快更新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

    犹如晴天一道霹雳,丁兰的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惊住了,一瞬间,空气似乎凝固若冰,房间里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啪”地一声,突如其来的安静马上被打破了。

    追上来的许前毫不留情地给了丁兰一个耳光,他下手狠辣,丁兰的半边脸颊马上肿了起来。

    许前的一巴掌不仅没把丁兰打懵,倒像是给丁兰注射了一剂强心针。

    她抬起头,眼眸里闪过一丝阴冷的光芒,她死死地盯着许前,一字一句地说着,“你当了人家的上门女婿,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要随着人家姓,你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就在外面找了个女人,和她生了个儿子。可是你又不敢把他们带回许家,只能让母子俩东躲西藏过着跟过街老鼠一样的日子。可是你想不到的是,女人竟然带着你的儿子改嫁了,最终,你另一个儿子还是不跟着你姓。”

    一瞬间,几乎不带半分犹豫,我立马相信了丁兰的话。

    现在想起,其实并不是毫无征兆的,邵亚是正清的竞争对手,作为正清的股东,许前却颇为反常地和邵亚频频会面,我当时也曾纳闷过,但是却打死也想不到他们竟然是父子。

    我还记得第一次遇到他们二人同框是在邵亚带我去过的茶室,我猛地记得当时许前的眼神是充满期待的,是呀,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作为父亲的许前怎么会不期待呢?

    还有一次次酒会上许前对邵亚热络甚至带着讨好的态度,分明是出于内心的愧疚吧,可是对许君延,他就不愧疚吗?

    我下意识地缓缓移动到许君延身边,我想握住他的手,可是他的双手却紧紧地攥成了拳头,他咬着唇,英俊的眉眼溢出巨大的悲痛。

    我知道他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小时候被绑架、母亲过早离世、父子关系不和甚至反目,种种不幸不能向外人言说的痛苦快要把这个坚毅而又果敢的男人压垮了,而今天的一幕,再一次揭开了他内心深处所有的伤疤。

    我张开手掌,尽力地去包住他的拳,我想安慰我想给他温暖,我想让他知道他还有我他还有小诺诺。

    他终于回过神来,他反手握住了我的手,他宽厚的手掌紧紧地包着我,这一瞬间,我们的眼神汇聚到一起,他的眼角隐隐泛起一抹湿意,他神情动容地盯着我,我向他递去鼓励的眼神。

    然而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了一道冰冷的视线扫过来——是邵亚,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失落和苦涩,当他眸子里清冷而又倔强的一抹愁绪映入我的眼帘时,我的心也止不住地颤了一下。

    在我生命中出现的两个最优秀的男人,两个对我掏心掏肺的男人,竟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他们面对着尴尬而又痛苦的场面,可是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万恶的根源是许前,念及此,我不禁恨恨地瞪着许前,如果说许老爷子是典型的直男癌,许前简直就是直男癌之王,就因为想要一个随着自己姓的儿子,害的许家鸡犬不宁还坑了邵亚母子俩。

    “闭嘴,闭嘴!”许前气得双目通红,他上前就想揪住丁兰的衣领,丁兰机智地后退一步,躲到了许老爷子的背后。

    “你火急火燎地把正清的工厂卖给他,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们父子齐心,想把正清搞垮,哈哈,真是让人感动,现在兄弟反目,你满意了吧?”丁兰一边说,一边阴测测地笑。

    “你给我闭嘴!”许前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他竟然直接推开许老爷子,一把揪住了丁兰的头发。

    “扑通”一声,许老爷子突然倒在地上,英姐尖叫起来,“快,快叫救护车!”

    一瞬间,两个如雕像一般的男人终于回过神来,许君延松开我的手,上前把许老爷子扶到了床上,我也赶紧跟了过去。

    只见许老爷子双目紧闭,面色煞白,胸口也在不住地颤抖。

    张姨拨了急救电话,英姐在低声啜泣,许前把丁兰推到一边,丁兰跌跌撞撞地倒在角落里,房间中,唯有邵亚站在原地,像个局外人一般,安安静静地站着。

    我心里不忍,趁许君延背对着我,冲他指了指门口,意思是让他先离开,他却面色平静地对着我摇了摇头,紧接着站到了窗前,他转过脸,视线投向黑漆漆的夜色,似乎陷入了沉思,我也只好作罢。

    许前稍稍平复了下心情,然后也凑了过来,他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许老爷子的面容,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眼眸中好像闪过一抹喜色,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不少。

    “君延,闹到这一步,我也不想再瞒你,你兰姨刚才说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辩解的,小亚就是你的亲弟弟!”许前站起身,他整了整领带,语气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窃喜,“你爷爷怕是不行了,以后许家就指望你和小亚了,噢,说错了,以后我就指望你和小亚了!”

    此情此景,我只有一句话想送给许前,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许老爷子生死未卜,他却急着昭示自己在许家的地位,呵呵,我呸,就算许老爷子真不行了,许家也轮不到你当家!

    “爸,爷爷只是昏过去了,救护车马上就到!”许君延眼神冰冷地盯着许前,眉目间透着骇人的寒意。

    许前的眼眸缩了一下,他讪讪地望了一眼窗外,先前的嚣张气焰顿时削弱,“老头子的病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前几天我问过他的私人医生,左右也熬不过今年年底!”

    “爸,兰姨好像酒精中毒了,等会儿救护车来了估计也顾不上她,不如你先带她去医院吧!”我沉吟了片刻,不冷不热地对许前说。

    “谢蓉,你什么意思?你想赶我走?我告诉你,许家轮不到你一个外人说话!”许前的架势就跟他已经坐上许家的第一把交椅似的,就差宣布自己是许家的一家之主了。

    “她不是外人,她是我的人!”许君延眉心紧蹙,他冷冷地瞪着许前,又把视线转向丁兰,“爸,你要是不想让丁家的人来找你算账,你最好马上带她去医院!”

    “你……”许前气得腾地站起身。

    不等他开口,门外突然传来阿文和阿静的声音,“许先生,许总让我们护送你去医院!”

    “好,你就守着老东西吧,我就不信他还能活几天!”许前气呼呼地瞪了一眼许君延,也不管倒在地上的丁兰,转身就往外走。

    阿文和阿静扶起地上半昏迷状态的丁兰跟了上去,此时,我才察觉邵亚已经不见了。

    他悄悄地离去,宛若一阵风,然而我知道,今后他和许君延的牵绊,恐怕会是更大的一场风暴。

    几分钟之后,救护车赶来了,专业的医护人员行动迅速地把许老爷子抬上了救护车,紧要关头,我也就不添乱了,我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任由许君延和英姐带着人跟了出去。

    许君延在临出门的一刻又折了回来,他搂住我在我的额前轻吻了一下,声音略带疲惫,“待在家里,我会给你打电话。”

    “照顾好爷爷!”我望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夜色中,许君延高大挺拔的背影隐在黑色的长风衣里,却又带着一丝丝寂寥,我怔了半晌,直到张姨催我,才转身回去。

    晚上一直等许君延的电话等到快十二点,后来实在撑不住了,我抓着手机沉沉睡去。

    朦胧中,突然觉得胸前热热的,我睁开眼睛,一双大手环在我的胸前,背后紧贴着一个暖意融融的胸膛。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转过身对上一双黑亮的眼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许君延把我的头摁在他的胸前,严丝合缝地把我抱在了他的怀里,声音透着说不出的疲惫,“别动,让我再抱一会儿!”

    我哪还睡得着,忍不住又钻出脑袋问他,“爷爷怎么样?”

    “暂时脱离危险了,不过还在ICU病房。”他凝视着我,语气听起来沉重了几分,“医生说情况不太好,只能先严密观察。”

    “别担心,现在医疗条件那么好,大不了就让爷爷在医院里多观察一阵子,确保无恙了再接他出院!”我安慰他。

    “嗯!”他轻轻点了点头,紧接着伸手抚了抚我的脸颊,“我本来想在医院里陪着爷爷的,可是想到你一个人在家里,实在担心的紧……”

    “没关系,爷爷不会怪你的,他也知道小诺诺每天都离不开爸爸!”我知道许君延是个孝顺的男人,我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歉意,于是再一次安慰他。

    我们不约而同地避开了关于邵亚的话题,因为话题太沉重了,一切来的太快,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许君延需要时间,邵亚也需要时间。

    渐渐地,他不再说话,只是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倾听着他绵长而又平和的呼吸,我也再次睡去。

    第二天,我本想和许君延一起去医院探望许老爷子,许君延却说许老爷子现在还在ICU病房,我现在是孕妇,去了也不方便,不如等许老爷子情况转好再去,我想想也是,于是也不再坚持,只是让许君延把我送回了城区的公寓。

本站推荐:秦城苏婉小说陆峰江晓燕孽欲青春都市隐龙叶辰叶尘池瑶叶辰萧初然小说叶辰肖雯玥叶尘池瑶小说顾芒陆承洲神婿叶凡

爱情十面埋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黑岩网只为原作者黄孑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孑然并收藏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