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网 > 爱情十面埋伏 > 103 不堪回首的往事

103 不堪回首的往事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渡劫之王天下第一万族之劫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黑岩网 www.heiyan.us,最快更新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

    “谢小姐,想不想听个故事?”老爷子捻了捻手里的佛珠,伴随着一声轻叹,他沉稳而又坚定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渐渐代入其中。

    从前有一个富家小姐,母亲早逝,她从小在父亲的呵护下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宛若温室里的花朵一般长大,性格温柔而又懦弱。

    富家小姐上大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穷小子,也不知道穷小子怎么吸引了富家小姐,反正富家小姐对穷小子爱的死去活来。

    可是富家小姐的父亲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尤其是通过几次的私下观察,他总觉得穷小子的眼神透着说不出的贪婪和精明。作为一个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直觉告诉他穷小子的目的并不单纯。

    父亲试着劝说女儿,可是女儿早就让爱情冲昏了头脑,根本听不进他的话,而且本来温柔懦弱的女儿此时像是转了性似的态度坚定不移,甚至还先斩后奏地怀了孕。

    父亲无奈,只能同意了两人的婚事,可是父亲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让穷小子当上门女婿,并且改姓女方家的姓,将来生的孩子也跟着女方姓。

    在当时的年代,这样的要求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可谓是奇耻大辱,尤其是传统观念严重的男人,恐怕拼着婚不结了也不会同意。

    可是穷小子却爽快地答应了,他说自己从小就是孤儿,本来也向往着一个完整的家庭,于是在私人律师的见证下,穷小子签下了对于男人来说充满着耻辱的协议。

    后来两人结婚了,婚后不久富家小姐就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男孩。

    说到此处,老爷子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捏着紫砂杯的手不由自主地在颤抖,如果没猜错的话——

    “是的,富家小姐就是我唯一的女儿许娇!”老爷子抬起头,静静地望着我,他的眼眸闪过一丝淡然和忧伤,“君延是我的外孙,许前是我的女婿。”

    “本来,他们都不姓许!”他像是自嘲似地摇了摇头,笑得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的意味。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老爷子亲口说出来,我还是觉得震惊不已。

    怪不得许前曾经气急败坏地指责许君延跟着老爷子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还说许君延本来就不姓许。

    还有许前和丁兰一门心思找遗嘱的时候,我也一直纳闷,许前自己是许家的合法继承人,何必对许君延他妈的遗嘱这么上心。

    现在想想终于明白过来,作为许家唯一的女儿,许君延他妈才是许家合法的财产继承人,再接下来当然就是许君延。

    而许前,似乎因着上门女婿的身份,伴随着自己亲生儿子的长大,渐渐地陷入到越来越尴尬的处境。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上门女婿的地位一直是低下的,想起许前始终阴鸷和沉闷的脸色,大概也是在许家压抑太久了吧!

    我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许老先生,您让君延随许姓,我也还能理解,可是为什么也让许叔叔改姓呢?”

    许前当了上门女婿本来也够憋屈了,又连自己的姓都改了,心里恐怕早就恨得牙痒痒了吧!

    “你不明白,”老爷子幽幽地扫了我一眼,随手把佛珠攥在掌心里,“娇娇是个好孩子,可她终归是个女儿!”

    我一听就无语了,合着老爷子絮叨了半天,最终的主体中心思想还是想要个儿子?

    这……

    这话我没法接。

    别说老爷子这么大年纪的人思想保守,就说当下,媳妇生了儿子婆家喜不自禁、生了女儿婆家掉头就走的现象还比比皆是呢!

    “我一直想要个儿子,可是娇娇她妈去的太早了!”显然老爷子对亡妻的感情还是挺深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了许多,停顿了几秒,他又语气坚定地说,“许家的家业绝对不能落入外人手里,无论如何,正清的继承人只能姓许!”

    我听得心里一声苦笑,老爷子您不是自欺欺人吗?

    一边说家业不能落入外人手里,一边又逼着自己的女婿改姓许,可是人家就算改了姓,本质上不还是外人吗?

    不过听老爷子的意思,显然他认可的继承人只有一个,就是许君延。

    “君延现在是我唯一的希望,也是许家唯一的希望!他跟许前不一样,他从小就姓许!”老爷子显然是参透了我的心思,他淡淡地睨了我一眼,不紧不慢地说,“至于许前,他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外人……”

    “可是许叔叔怎么说也是爱着许阿姨的,您一直拿他当外人是不是……”我本来想说“过分”,可是眼角的余光瞥见老爷子的脸色倏地一下就变了,简直是乌云密布一般阴沉。

    “爱?”老爷子冷笑两声,脸上浮起一丝夹杂着忧伤的愤怒,他目光锐利地瞪着我,“小姑娘,你知不知道我的女儿是怎么死的?”

    这话并不陌生,在许前和丁兰带着人闯进世外桃源的当天晚上,许君延也问过许前同样的问题,我记得当时许前脸色骤变,我还记得他当时眼神的闪躲,分明是做贼心虚一般的样子。

    可是,如果说许前害死了许娇,肯定不可能,否则他也不会在许家一直安然无恙地待到现在了。

    “君延小时候遭到过绑架!”老爷子语气淡淡地开了口。

    我虽然早就知道了,可是总不好出卖李政,所以还是故意作出了一副惊诧的表情。

    他端起茶杯送到嘴边,大概是觉得茶凉了,最终还是没喝,只是捏在了手里,“出事前两天,娇娇刚刚因为心脏病复发住进了医院。”

    “心脏病?”我愣住了,“许阿姨怎么会患上心脏病?”

    老爷子叹了口气,“娇娇是先天性的心脏病,医学专家曾经诊断过,说会影响生育,娇娇也一直因此而自卑,你可以想象君延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为了不刺激她,我对许家上下所有的人下了封口令瞒着她!”

    “当时绑匪提出了巨额赎金,而且要求现钞,我一边想尽一切办法营救君延,一边催促医生尽快安排手术。”说话间,老爷子的情绪突然一下子激动起来,“可是许前这个畜生,却在娇娇手术的前一天瞒着我偷偷告诉了她。”

    “娇娇在听到消息的当天就陷入了昏迷状态,虽然我动用所有关系连夜请来了最好的心脏病专家,可是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娇娇已经永远停止了呼吸。”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老爷子原本明亮的眼神骤然失去了光彩,他怔怔地盯着手里的佛珠,嘴唇似乎在颤抖,可是却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于父母来说,儿女先于自己离开人世是莫大的痛苦。

    我能理解老爷子的心情,更何况许娇还是他唯一的女儿。

    我实在无法理解许前的行为,许君延被绑架了,他一个当父亲的肯定着急,可是许娇面临着生死攸关的心脏手术,他还去刺激她,真不知道他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难道他是故意的?

    我突然想起了许前和丁兰火急火燎地找遗嘱时的嘴脸,心里不由地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然而也只是一闪而过。

    许前他毕竟是许君延的亲生父亲,也许他当时真的是急昏头了,也许他只是单纯地不想瞒着许娇。

    可是——他对许君延的冷漠和疏离,实在不像是个合格的父亲。

    我极力压下因此而引起的不舒服的感觉,转而把视线投向了老爷子,他低着头,似乎还沉浸在回忆中。

    虽然今天是我跟老爷子第二次见面,虽然我跟他根本谈不上熟悉,可是眼见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在我面前如此沉痛,我还是于心不忍。

    “您还有君延,君延他真的非常优秀,而且他非常尊重您、爱护您。”我轻声安慰着老人家。

    “是,我还有君延,”听我说起许君延,老爷子抬起头,脸上立马浮起了一抹浓浓的笑意,“君延是我最大的骄傲!”

    我点了点头,作出一副赔笑的表情。

    “我知道你在安慰我,谢小姐,”老爷子笑过之后,表情再次恢复了冷静,他淡淡地瞥了我一眼,不冷不热地说着,“我虽然老了,可我并不糊涂。当年早在娇娇满十八岁的时候,我就把我在正清股份的半数转给了她,许前安的什么心,我不是不知道。”

    我不由地疑惑,许老爷子已然对许前起了疑心,而且显然他因为许娇的死,对许前是恨意满满的,可是为什么他还能容忍许前——

    “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君延一直替他求情,我早就……”许老爷子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疑问,他冷哼一声,眼神里迸射出一抹逼人的寒意。

    我心头一颤,突然想到以许老爷子的本事,大概真的想置许前于死地也不难,可是许君延——他却始终念着自己跟许前的父子之情。

    也许在许君延的心里,始终还是向往着一个温暖的家庭吧!

    一瞬间,我心底的某个地方似乎变得软软的,我突然觉得如果许君延现在坐在我旁边,我肯定会抱抱他。

    “故事就到此为止,谢小姐,接下来谈谈你和君延的事情吧!”老爷子话锋一转,让我一时间措手不及。

    “您同意君延和我在一起了?”虽然许君延已经暗示了我老爷子的态度,可是此时亲耳听他这么说,我还是激动不已,“谢谢您,许老先生!”

    “前提是你按照我说的去做。”老爷子目光沉稳地望着我,语气倏地冷了下来。

本站推荐:秦城苏婉小说陆峰江晓燕孽欲青春都市隐龙叶辰叶尘池瑶叶辰萧初然小说叶辰肖雯玥叶尘池瑶小说顾芒陆承洲神婿叶凡

爱情十面埋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黑岩网只为原作者黄孑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孑然并收藏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