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网 > 爱情十面埋伏 > 076 偷得浮生半日闲

076 偷得浮生半日闲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渡劫之王天下第一万族之劫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黑岩网 www.heiyan.us,最快更新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

    那天夜里我没回家。

    我没说要走,许君延也没说要送。

    寂静的夜里,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倾听着彼此的呼吸和心跳入眠。

    我什么都没问许君延,我一直觉得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大概恨不得全世界的人来安慰她,而男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大概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保持沉默。

    于是我选择了沉默。

    沉默,却又无奈。

    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可是我心里明白以我大概是帮不上他的,这种无奈甚至牵扯出内心的一丝丝自卑和软弱,让我更开不了口。

    生活中我们常常会积累多种多样的情绪,或是低沉、或是愤怒、或是痛苦、或是压抑,可是大多数情绪,也许都是来自自身的无能。

    不能去改变过去,不能去把控当下,不能去扭转未来,这种深深的无力感,有时候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随时都能把人吞噬。

    我发自内心地理解许君延。

    而且非常坦承地说,如果连他都束手无策的事情,我又能怎样呢?

    可是第二天一早,许君延却又恢复了一贯的淡定从容。

    他甚至在我醒来之前做好了早餐——煎蛋、培根、烤面包片,典型的西式风格。

    然后我们坐在窗前,一边吃一边惬意的享受着清晨的阳光。

    我见他早就穿好了衬衫西裤,猜测他肯定是急着出门,于是主动提出让他先去公司,等会儿我自己打车过去。

    结果许君延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他不着急,让我慢慢吃。

    他一脸的云淡风轻,仿佛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过。

    见他已然释怀的样子,我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吃完饭我主动承担洗碗的任务,可是等我从厨房出来的一瞬间,何榛榛和许君延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

    一进门,何榛榛就开始不吝赞美之词,猛夸许君延的住处,什么“巴洛克风格”,什么“唐顿庄园”,什么“高大上、低奢内”之类的乱七八糟地词儿统统说了一遍。

    许君延全程面带微笑,由着何榛榛自由发挥。

    直到何榛榛巴拉巴拉说的词穷了,两人才想起了我的存在。

    “小蓉蓉,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何榛榛冲着我挤眉弄眼。

    我随手递给她一瓶水,“你是不是改行卖别墅了?先拿他练练手?”

    说着,我瞥了一眼许君延。

    他勾唇一笑,也不说话。

    “我倒是想,不过考虑到我还有那么大的家族企业要继承,我还是先踏踏实实地跟我爸学炒菜吧!”何榛榛颇显惆怅地说。

    她这么一说,倒是把我和许君延同时逗笑了。

    “别笑了,不是说去度假村吗?你收拾好了没?”何榛榛冷不丁冒出一句,我懵了。

    度假村?

    什么度假村?

    我下意识地望了一眼许君延。

    “是正清投资的一个项目,今年年初开业,我一直没时间过去,也不知道度假村的客流量和运营情况怎么样,你们两个去住几天,顺便帮我考察一下。”许君延淡淡地迎上我的视线,语气轻描淡写。

    “是啊,许少昨天跟我打了电话,说你正好休假想出去散散心,问我有没有时间陪你一起去——啧啧,妞儿,请允许我给许少点个赞,简直是太体贴了!”何榛榛一边说,一边叹了口气,“我怎么就遇不到这么好的男人呢!命苦呀,不能怨社会;点背呀,不能怪政\府!”

    我一时回不过神来。

    许君延临时让我去休假,这么匆匆忙忙,而且还先斩后奏地把何榛榛给牵扯了进来——虽然不是什么坏事,但我的心里还是觉得不爽。

    “不好意思,我先去下洗手间!”何榛榛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给我们留出了单独谈话的机会。

    何榛榛一走,我抱着胳膊就往窗边走,许君延犹豫了几秒钟,紧跟了过来。

    “生气了?其实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他从背后抱住我,语气透着说不出的温柔。

    他的下巴轻轻摩擦着我的头发,我转过身,对上他如漆似墨的眼眸,里面荡漾着一丝温润的笑意。

    突然想起来昨天晚上他情绪低落的样子,他一定也很累很忙,可他还是想着哄我开心。

    我不是一个不解风情的女人,尤其是一个男人在自己都疲惫不堪的时候还照顾着我的心情,我真的不忍心去苛责他。

    最终,我叹了口气,“我不生气,可是下次如果你能提前告诉我,我肯定会更高兴!另外,谢谢你!”

    “谢谢我?”他的表情有刹那间的惊讶。

    “是啊,你给我这么好的机会让我和自己的好姐妹可以出去疯几天,说不定还能来一场艳遇什么的!我能不谢谢你吗?”我歪着脑袋瞥了他一眼,故意这么说。

    他捏着我的下巴,眸子里寒气逼人,“你敢?”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何榛榛表情动作同步夸张地冲我们嚷嚷着,“大白天就上演十八禁,你们也太火爆了吧?”

    我脸一红,赶紧挣脱开他的怀抱。

    许君延倒是一脸坦然,他随手拿起西装外套就要出门,想了想,又对我说,“房间我已经让人帮你们订好了,订房信息我等下转给你,还有……”

    “许少你就大胆地往前走吧,小蓉蓉还有我呢!”何榛榛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他不屑地笑了笑,转身的瞬间突然再次把视线投向我。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的眼神中仿佛透着些依依不舍的意味,许多年前,我们学校门口告别的时候,他也曾经这么看过我。

    我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然后猛地把他推出门外,勾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许君延先是一怔,紧接着扣住我的后脑勺在我的唇上狠狠啄了一口,“乖,等着我。”

    “等你个毛线!是我出去休假,你乖乖地等我还差不多!”我哭笑不得地望着他。

    他深深地望了我一眼,终于转身决绝地离去。

    那一瞬间,我竟然生出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

    回到屋里,何榛榛半躺在沙发上啧啧两声,“你们这么秀恩爱是一种罪过,知道不?”

    我靠着她坐了下来,随手挑起一缕她刚烫的卷发,“你的梁哥哥呢?”

    “相亲去了!”何榛榛的语气云淡风轻。

    我惊得差点儿从沙发上滚下去,“可是你们不是已经……”

    “哎,一言难尽?”何榛榛摇了摇头,一脸大彻大悟,“我现在总算明白你说的差距了,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你知道梁茁他妈怎么说吗?她说,我们家是不会娶一个连插花茶艺都不会的儿媳妇的!”

    我听得满脸困惑,“她妈到底是何方神圣啊?怎么搞的跟大宅门的老夫人似的,还插花茶艺?我们是中国人又不是日本人!”

    “她妈学音乐的,五十岁的人长的跟三十岁似的,天天不是练舞蹈就是弹钢琴,不食人间烟火!”何榛榛不无嘲讽地说。

    我一听,得,又是一条艰辛的情路。

    “别说我了,许君延打算什么时候带你去见他爸妈?”何榛榛突然问。

    我叹了口气,说出了周菁如的存在以及她和许君延的婚约,然后我又说就算他们俩解除婚约,我和许君延估计也是没有结局的结局。

    何榛榛听我说了周菁如的二三事之后,马上拿她跟刘倩倩作了个对比,得出结论是两人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还记得《大话西游》的剧情吗?”何榛榛抽不冷地问,“牛魔王出现的时候,菩提老祖怎么说的来着?”

    “来了个更狠的?”我莫名地想笑。

    “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何榛榛又说。

    “可是周菁如还提出给我一笔钱买断许君延呢?”我想了想,又说,“不过我拒绝了。”

    “拒绝就对了!”何榛榛切了一声,一骨碌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以后你就是许家未来的女主人了,她能给你多少钱,跟正清比算的了什么?”

    我听得浑身不自在,觉得自己就跟幻想嫁入豪门的拜金女郎似的,“咱能别这么说吗?我跟许君延八字还没一撇呢!”

    “啊?你都撇到他家里来了,还想怎么撇?我可是听梁茁说过,许君延从来不带女人回家!”何榛榛瞪着眼睛说。

    紧接着,何榛榛又开始给我讲大道理,让我先稳住心态,敌动我不动,老老实实地等着许君延和周菁如解除婚约,然后我再柔情百转、以柔克刚地慢慢拿下许君延。

    我没好气地抢白,我说我不稀的上赶着男人,我只会嫁给爱我的男人。

    何榛榛啧了一声,你爱的男人你嫁不嫁?

    我梗着脖子说,我爱他,也得他爱我才行,否则你就算送给姐三座金山姐也不稀罕嫁!

    何榛榛想了想说,金山银山的暂且不提,咱们先把许少给订的豪华湖景房给消费了行不行?

    我猛地想起来时间已经不早了,幸好何榛榛是开车来的,于是我们先回了一趟我家,收拾了一个行李箱,然后一起奔向传说中的水乡度假村。

    手机收到许君延的短信,翻了一眼度假村的名字,我也是醉了——烟雨。

    “艳遇?”何榛榛冲我猥琐一笑,猛踩一脚油门,“我喜欢!”

本站推荐:秦城苏婉小说陆峰江晓燕孽欲青春都市隐龙叶辰叶尘池瑶叶辰萧初然小说叶辰肖雯玥叶尘池瑶小说顾芒陆承洲神婿叶凡

爱情十面埋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黑岩网只为原作者黄孑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孑然并收藏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