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网 > 爱情十面埋伏 > 048 谁让谁欲罢不能

048 谁让谁欲罢不能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渡劫之王天下第一万族之劫重生之都市仙尊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黑岩网 www.heiyan.us,最快更新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

    我不太喜欢跟许君延打电话,尤其是现在这么尴尬的关系,听他的声音就觉得别扭。

    而且,我一向最害怕电话里突如其来的沉默。

    可是连着发了几天的微信给他,他却始终不回。

    实在没办法,只好拨通了他的手机。

    “许总,你在哪里?”我心平气和地说,“我们见个面吧!”

    “见面?你不会想说你想我了吧?”许君延嗤笑一声,语气里含着浓浓的嘲讽。

    我想你大爷!

    我是脑抽了我会想一个拿着视频威胁我还对我肆意羞辱的男人?

    我对天翻了个大白眼,“我想跟你谈一谈。”

    “一个小时后,君雅酒店见。”他飞快地说。

    君雅酒店?

    我心里一抽,突然觉得许君延是不是理解错了?

    “许总,咱们能不能换个地方?比如咖啡厅、公园什么的公众场合?”我试探地说。

    电话里沉默了几秒之后,许君延低沉而又缓慢的声音再次响起,“谢蓉,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嗜好!”

    他话中有话,我无语望天。

    “许总,一个小时后我准时到,再见!”我跟烫了手似地把手机扔出去老远。

    挂了电话,我心魂未定,也不知道许君延最近触动了什么机体开关,跟我说话好像越来越榴芒了。

    最可悲的是,平时伶牙俐齿的我一到这个时候就卡壳,对他的语言攻击毫无招架之力。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君雅酒店热闹非凡。

    大堂里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我不经意间望了一眼大堂正中的宣传牌,原来酒店里正在举办企业交流会,上面还列出了正清的名字。

    这么说,许君延先前可能正在开会,所以才让我来酒店见面,我顿时觉得尴尬不已。

    仔细扫了几眼宣传牌,上面不仅有正清,还有TC和以前几个客户公司的名字。

    我怕见到老熟人,索性在大堂的咖啡厅里找了个隐蔽的角落坐了下来。

    “小姐想喝点什么?”服务生温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拿起菜单随便翻了几下,心里暗暗叫苦,红茶88,绿茶98,意式浓缩108,MD,怎么不去抢?

    我觉得我有必要跟许君延聊一聊咖啡厅的定价,是不是太不亲民了!

    硬着头皮点了一杯红茶,点完才想起来我怎么就忘了要一杯白开水呢?

    可是望着服务生妹子窈窕的背影,我还是把话咽了。

    “谢蓉,你怎么来了?”

    陈建仁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的时候,我一口红茶差点儿呛了出来。

    “我一直在找你,可是你的电话总是打不通,”陈建仁一边说着一边在我对面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脸上带着几分歉意,“我听说你已经离开了正清。”

    我面无表情地望着他,“陈总,如果想来同情我大可不必,我现在过得挺好。”

    “U盘的事情,我听说了。”陈建仁缓缓地说,语气带着几分惋惜,“我非常抱歉,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去跟许总解释。”

    我端起红茶抿了一口,淡淡地说,“陈总的消息总是那么灵通,不过解释就算了!我问心无愧,我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谢蓉,既然如此,考虑一下TC的offer吧!”陈建仁一脸坦然地望着我,“TC的职位还是空着的,只要你一句话,我马上就让他们的人事总监给你安排面试。”

    “许君延不相信你,你又何必那么固执呢?”陈建仁继续说。

    温热的茶水滑过喉咙,带着淡淡的苦涩,陈建仁的话再一次让我心动。

    “陈总,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许君延简直是从天而降的节奏。

    话音未落,他忽然从背后揽住了我的腰,“我的秘书,我自然是百分百地相信。”

    这样暧昧的动作,摆明了是在混淆“秘书”一词的含义。

    我没来由地就想起了何榛榛的俏皮话——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拼命摇了摇头,转脸对着许君延不失礼貌地笑了笑,“许总!”

    我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地扭了扭腰想躲开他,却被他强壮有力的手臂禁锢的更紧。

    “希望许总说到做到,毕竟谢蓉以前也当过我的助理,我了解她的一切。”陈建仁不紧不慢地站起身,若有所思地瞥了我一眼。

    许君延按在我腰间的手猛地一个用力,我疼得差点儿叫出声。

    “不劳陈总费心,我现在对谢蓉的了解,只比你多,不比你少。”许君延面带微笑,语气冷得宛若结霜,“而且,陈总以前没了解到的地方,我也了解过了,比如深浅,比如弹性,比如韧性。”

    MD,一言不合就开车,什么鬼?这么限制级的语言,这么暧昧的语气。

    只要不是傻子,谁都能听的出许君延话中有话。

    陈建仁的脸上瞬间结了霜。

    许君延却像是来了劲头,他微微俯身,唇角擦过我的耳畔,一脸柔情地望着我,“我说的对吗?”

    说话间,他背对着陈建仁,对我比了个“视频”的口型,望着他眼眸中刺骨的寒意,我几乎是无意识地点了点头。

    可是这样的情景,我不喜欢。

    像是被赤裸裸地扔在展台上任由奴隶主羞辱的奴隶,我只觉得屈辱而又无力。

    几秒钟之后,陈建仁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许总,我还有事,再见!”

    望着陈建仁远去的背影,我半晌回不过神来。

    在许君延面前我没有尊严,可是在外人面前,我的尊严也碎了一地。

    “看够了没有?”许君延脸色沉沉地望着我,“你到底是来见我,还是来见陈建仁?”

    “本来想见你,不过现在没必要了!”我抓起包,冷冷地甩开他的手臂。

    “怎么,怪我打断了你跟老情人的幽会?”许君延冷笑一声挡在我面前,“谢蓉,你贱不贱?他跟刘倩倩都快结婚了,你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跟他私会。你不是最痛恨小三吗?别告诉我你自己也想过一把小三的瘾?”

    我气得肝儿颤,“我这么贱的女人,许总还不是对我欲罢不能,这么说来,许总倒是比我更贱!”

    “欲罢不能?”许君延眼中竟然浮起一抹莫名的笑意,“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欲罢不能!”

    话音未落,他突然把我扛在了肩膀上,大步流星地朝着电梯走去。

    头晕眼花地望着地面,我顾忌着来往的行人不敢喊叫,只能任由他把我扛进了电梯。

    进了电梯,他开始疯狂地吻我,他一手捏着我的下巴,一手狠命地在我胸前揉、捏,我的奋力反抗在他充满侵略性的攻击下简直是不堪一击。

    模糊中好像还是进了上次的套房,隐隐见到他的西装挂在衣架上。

    可是来不及反应,许君延修长的手指就探入了我的裙子,在我的持续反抗中,他不管不顾地把我抱到了床上。

    衣裳褪去,坦诚相对,一个个炽热的吻落下,从上到下,布满全身。

    我渐渐在他的侵略下丢盔弃甲。

    仿若化成了一朵云,又仿若绽开了一朵花,任他侵袭,任他采撷。

    朦胧中,我甚至开始感叹许君延的经验之丰富,不过才一次,他就记住了我的每一个敏感点。

    我呸!我是在夸他还是在羞辱自己,还不知道他的技术是跟多少个女人练出来的呢!

    “你这是强女干!”我气喘吁吁地瞪着他。

    许君延一边动作,一边不以为然地勾起嘴角,“你这是愿女干!”

    他幽深的眼眸晕染着毫不掩饰的情、欲,像是一簇火苗在燃烧,烧的我面红耳热。

    对视了几秒钟,我突然觉得尴尬,索性扭过脸任他肆意侵占。

    他却像是察觉到了我的心思,伸手按住我的下巴强迫我面对着他,动作一次比一次猛烈,一次比一次深入。

    最终我皱着眉叫出声,他才满意地俯下身吻住了我。

    不知道纠缠了多久,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筋疲力尽。

    “谢蓉,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喜欢抓人!”沉默了一阵子,许君延转头望着我,脸上的表情带着无奈,好像还有几分——怜惜?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有触动。

    小学许君延刚转学过来的时候,我和他不熟,于是也严格遵守着男生女生之间的三八线。

    我记得他时不时地总会越线,我一开始还会好心提醒他,后来不耐烦了索性就抓他。

    一爪子下去,他立马就老实了。

    还别说,我的九阴白骨爪不是白练的,至少在对许君延“英雄救美”的时候,我成功地把其他班的男生抓的嗷嗷直叫。

    可是时过境迁,刚才我对着许君延又抓又挠又咬,然而最终还是被他压在床上肆意蹂躏、彻底沉沦。

    一切都变了,我不再是当年热血沸腾的小女侠,他也不再是当年唇红齿白的小正太。

    到底是哪里错了,我也不知道。

    我冷冷地回他一句,“抓你算轻的,下次再强迫我,我咬死你。”

    “咬?”他低低地笑,一个翻身压了过来,“用哪里咬?”

本站推荐:秦城苏婉小说陆峰江晓燕孽欲青春都市隐龙叶辰叶尘池瑶叶辰萧初然小说叶辰肖雯玥叶尘池瑶小说顾芒陆承洲神婿叶凡

爱情十面埋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黑岩网只为原作者黄孑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孑然并收藏爱情十面埋伏最新章节